大众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毛子的婚事­-

来源:大众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毛子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没有娶媳妇,整天游手好闲到处乱窜,想碰碰运气。
  毛子的父亲发誓要为儿子讨一门亲事。有了媳妇才能传宗接代,后继有人才是父母最大的心愿。
  毛子长得不帅也不算太丑,中等身材,瓢似的脑袋,左眼大右眼小,脸盘宽鼻子小,说话有点口吃,也许是他至今没有讨下媳妇的主要原因。
  毛子在二十五岁那年曾经结过婚,后来因为老婆红杏出墙离婚了。离婚结婚相亲,都是毛子的父亲说了算。好在毛子的家庭条件还可以,有祖上传下来的几间大瓦房,银行里还有几万元存款,遇到生疮害病还可解燃眉之急。
  娶媳妇全凭缘分。可眼下的有钱人明里暗里加起有好几个老婆,缘分够多的了。毛子咋就没有缘分呢?他只需要一个女人就可以了,咋就找不到呢?毛子的父亲想不通,成天坐在门前的一块磨盘石上抽烟想心事。这时,毛子走了过来,问道:“爸,吃饭了,你又在想啥子嘛?”
  “我想托人给你讨个女人。”
  “急啥嘛,男人四十一枝花。”
  “花,花个铲铲,老子愁得头晕眼花。”
  其实,儿子大了不用父母操心,他们知道自己该干啥。可毛子的父亲不这么想,他欠毛子的,他对不起毛子,他要为毛子讨一门亲事,来弥补他曾经犯下的过错,不然的话,他死了也难闭上眼睛。
  几年来,内疚的心情像无形的鞭子时刻都在抽打他的心灵。常言道:君子成人之美,他却干了一件对不起祖宗又对不起儿子的蠢事。
  毛子在二十五岁那年,讨了一个本乡的女人,说白了,那女人是冲着毛子的家庭条件好才嫁给毛子的,压根就看不上毛子的长相和不太发达治疗小儿癫痫太原那家好医院的脑袋,是那种看重家产不图人材,怕吃苦又怕干重活脏活的那种女人,好在那女人读过小学,认得几个汉字,也懂得起富贵有根,聪明有种,优胜劣汰的简单道理,只要找个比毛子强的男人鬼混就可以了,将来生个孩子一定比毛子强。说实话,毛子太老实了,当今社会,老实人吃不开,光上当受骗。
  不久,毛子的女人就在外村相中了一个男人,那男人有文化,长相也比毛子强,两个眉来眼去,暗送秋波,赶场进城,成双成对,手牵着手散步。老婆每进一回县城,回来时总要给毛子买新衣服和吃的哄毛子高兴,叫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见装着啥都没有看见,更不要听别人说闲话,毛子都嗯嗯地点头答应了女人的吩咐。
  毛子每次穿上女人给他买的新衣服时,逢人便说,这是我女人给我买的,在城里买的,挺贵的,嘿,嘿,说毕一阵傻笑。
  毛子每次吃了女人给他买的又香、又甜、又脆的芝麻脆饼,逢人便说,我嘴里香着呢?这是我女人给我买的,在城里买的,挺贵的,嘿、嘿,说毕,又是一阵傻笑。
  村里人对毛子的无知都不屑一顾,大家都晓得毛子的女人在外村勾引了一个野男人,凭心而论,毛子的女人嫁给毛子,是鲜花插在牛粪上,有人支持,也有关人反对,议论一阵之后就习以为常了,见怪不怪了。再说,周瑜打黄盖,一家愿打,一家愿挨,管别人屁事。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毛子女人偷人的事就被毛子的父亲知道了,他白天黑夜的在暗中盯着儿媳妇,又叫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杨言要打死儿媳的野男人,还说:男人嫖风,洒向人间都是爱,女人偷人,把野种带回家,这还了得,坚决离婚,不要这个骚货。
  是人都非常顾及脸面,毛子的父亲在村里大吵大闹之后,伤了毛子女人的心,整天关起门中国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来,不吃不喝,眼睛都哭肿了,父子两个根本不理解女人的心, 她愿本是不想离婚的,找野男人是毛子在那方面不中用造成的,现在到成了她一个人的错。这几年她是咋熬过来的,只有自己清楚,换个女人打死都不会干的,她太傻了。
  日子再也维持不下去了,毛子的女人爽快的与毛子去乡政府办理了离婚手续。是福是祸,试了才晓得,不久,毛子的女人就和别人又结婚了。
  转眼间,毛子熬过了六七年的慢慢长夜,虽有父母陪伴,但还是非常的苦闷,抽烟、酗酒、打牌,一生起气来,就甩碟子咂碗,睡上几天,不吃也不喝,像精神病人似的,每天重复地说:“我要女人,我要女人,没女人的日子没意思……”。
  “完了,彻底地完了。”毛子父亲悲伤地说。
  “儿啊,听话,世上女人多得很,妈给你找一个,托媒人说一个,花钱买一个女人满足你,啊!”毛子的母亲流着泪劝道。
  女人是人类最卓越的现实主义者。
  在毛子的村庄周围,方圆二十里以内,想嫁给毛子的女人时在太少了。
  “谁给毛子介绍个对象,包成功,酬金一万元。”毛子的父母向村民承诺说。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没过几天,就有一个媒人带着一个中等身材,胖乎乎的姑娘找上门来与毛子相亲,因为胖,双乳饱满而坚挺,走起路来一闪闪的,脸蛋水灵灵的,辫子上扎着两朵小花,很好看的,可惜是个哑吧,说话做事都要通过比划或用肢体语言进行沟通。
  有妻总比没妻强,哑女胜空房。
  毛子父母与媒人商量后,就暂时答应了下来,有缺陷没啥子,能传宗接代,陪毛子睡觉就行。
  毛子母亲心头一喜,转身进屋去了。几分钟后,手持一叠红色百元钞票,来上海看癫痫去哪个医院到院坝里,先分给哑吧姑娘三千元,再给媒人一千二佰元,作为见面礼,事成之后再兑现承诺。
  媒人接过钱后,脸上露出了喜色,把哑巴姑娘拉到身边,用手比划着暗示今晚与毛子一块儿睡觉,哑巴姑娘先是扑哧一笑,脸一红,怪不好意思的样子,大约过了两分钟,又点头答应了媒人的安排。
  毛子的父母高兴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地夸哑巴姑娘太聪明了,将来养个娃儿更聪明,毛子终于有女人了,不会绝后了,天助我也。
  毛子母亲三步并作两步,跨进毛子睡得屋里,整理床铺,把用过的被子、褥子、枕巾全换上新的,让毛子和哑巴姑娘享用。
  晚饭有肉有鸡有鱼,味道好,颜色鲜,非常丰盛。饭桌上,主人不停地给媒人和哑巴姑娘碗里挟菜,以表谢意。刚看完央视新闻联播,毛子的父亲就催毛子进屋,毛子大胆地牵着哑巴姑娘的手,并排走进屋里,把门啪地一声关上了。
  毛子父亲心想,好着呢,一男一女,一阳一阴,一上一下,睡在一张床上,钻在一个被窝里,说不定那天我就要当爷爷了呢,俗话说:天地合而万物生焉。
  前半夜里,两个老人换着班守在毛子门上偷听,观察屋里的响动,心想,响的次数越多,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一点都不响动,准成不了。
  几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毛子不急,难道哑巴姑娘也不急?毛子父亲急得上火,嘴唇起泡。
  等啊,等啊,等来的是毛子的鼾声,父亲抱怨极了,气得跺脚,心里不停地骂道,这不争气的东西,不识人间烟火的畜生,你不是天天缠着老子要女人吗?现在有了女人,你却晓不得那个。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咋就坏不起来呢?我的傻儿子啊!人大自巧,狗大自叫,难道还要老子教你不成,傻东西。
 为什么癫痫病会反复发作 凌晨一时左右,时间进入后半夜,老俩口决定不睡觉了都守在门上偷听,许久还是没有动静,毛子父亲恨不得进门把毛子砸一顾才解气。龟儿子连女人都不晓得爱的男人还不如一头猪,一男一女睡在一块儿,还晓不得干那种事,你是结过婚的人呀!咋就一点都懂不起呢,怪事?
  天快亮的时候,屋子里终于有了响动,是一种没有节奏感的响动,管他的,小狗日的终于睡醒了,老俩口高兴地拥抱在一起,热泪盈眶,庆贺毛子爱情成功了。虽然来得有点迟,但必定还是来了,守了一晚上,悬着的心终于得到了一点安慰,可喜可贺!
  说时迟,那时快,响动才开始,咋就结束了呢?紧接着门又突然被打开了,毛子光着身子从屋里冲了出来,一只手还紧紧地攥着一条花裤叉,站在院子中间,父母被这一幕吓惊呆了,还没有回过神来,又听毛子结结巴巴,前言不答后语地说:妈,妈也,哑巴脱了我的裤叉,还摸我的小鸡鸡,我,我,害怕。说毕,毛子呆站着,身子不停地发抖。
  几分钟后,哑巴姑娘大摇大罢地从屋里走出来了,当着父母的面朝毛子脸上呸、呸、呸地吐了几口唾沫星子,又伸出小指头,比划着毛子连小指头都不如。又向毛子的父母摆了摆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很失望地走了。
  毛子父母望着哑巴姑娘远去的背景,知道无法挽回了。
  突然间,毛子母亲大声喊道:“妈呀!我的三千块啊,打水漂了,打水漂了,完了。”说毕,晕过去了。
  “不中用的东西,”毛子父亲很生气地说。
  气愤之中,毛子父亲举起右手,毛子见状,拔腿就跑了。其实,他不是打毛子,而是朝自己的脸上重重地扇了几巴掌。
  鲜红的指印挂在脸上,痛在心里。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hzriw.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